月下彷徨,你已不复当年模样

晓风伴银钩,影乱难拼凑。­ 残月独存倚寒楼,凉风轻袭缠衣袖。­ 怅然抚箫奏,无言泪自流。­ 杯盏犹握点滴酒,铜镜不改容颜瘦。­ 佳人面挂两行愁,欲说语又休。­ 情字已堪忧,怎挽鸳鸯扣?­ --浅醉­ 冷清的夜在漫长的等待中,已显得毫无温存之意了,一切...

走进俄罗斯莫斯科之夜

2011年11月4日,飞机降到莫斯科国际机场,北京时间已经凌晨二时了,此时,莫斯科气温是零下十三度,相比于上海浦东机场二十度左右的温度,从上飞机到下飞机,仅仅七个小时,气温骇降三十多度,真让人有点不适应。 接送的大巴早已在等候,从机场到我们下榻...

发布于 分类 经典散文

贾平凹:在上帝和蚂蚁之间

有个网友悄悄问我,大致就是问我对人生的看法一类的,好象是自己遇着些苦恼。既然你这么相信我,那我就胡乱说几句,也说不大好啊。 对人生我确实不是很乐观。总体上我感觉,人生苦难得很,但是你总不能成天愁眉苦脸的。我当年第二个孩子出生的时候,我就不主...

有一种单身,只为一个人等带

总有人问你,有对象没? 呵呵,没有呢。 不会吧,不可能吧 其实,那是真的,不是没人追,没人要,只是没有合适的;不是眼光高,要求多,只是没有感觉的。也许有时想恋爱,想让自己不再寂寞,可是那个人却没有,不想随随便便的爱了。 有时候当自己...

奢华迪拜手可摘星辰线

李白在《夜宿山寺》的诗中这样描述高楼: 危楼高百尺, 手可摘星辰。 不敢高声语, 恐惊天上人。 如果按中国长度单位"尺"来计算,迪拜塔高度近二千五百尺了,比起李白的"百尺危楼",迪拜塔应该称得上高耸入云了。李白可真有涵养,因为不好意...

发布于 分类 经典散文

红豆

有时候,思念真的像红豆,总是难忘而且哀愁。想要离开,却有时身不由己,让别人看着心痛。我不想做红豆,却有时情不自禁地摇起了头,是否,是否,天边有一处鸿沟?身陷那儿,却忘记了心中的念想,虚度了时光,却总是还放在心上! 还没有好好的感受,却看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