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爱民:小镇棋牌室

我的家在江南一座小镇上,小镇拥有千年龙窑、树木博览、世外桃源、茶香慢城小镇、西村花鼓戏等特色,近十来年小镇又平添了一道靓丽的风景棋牌室。

小镇不大,但人口密集。由于镇上的人们在闲暇之余喜欢玩上几把,所以棋牌室如雨后春笋般的分布在各条大街小巷上,使这座茶香慢城小镇,更具有一种古朴时尚的韵味。

小镇的棋牌室的档次有高低之分。档次高点的棋牌室内装潢考究,夏有空调,冬有取暖设备,且茶水点心一应俱全。来此场合消费的都是比较有身份的人。档次低点的棋牌室,一般都是在几十平米的门面房内,摆上七八上十张麻将桌,大清早就开始营业,兼管一顿简易的午餐。来此地玩牌的大都是镇上及镇子周边的老头老太,他们已然把这里视为休闲误乐的最佳场地。

小镇人很聪明,每几年都会给麻将玩法来一次更新换代。从最初的七小对、通天九、垭乌龟,到如今的三人麻将、捉鸡麻将、赖子刷刁麻将等等,总之,把国粹麻将完善的愈发趣味横生,益智盖脑。使麻将文化得到了发扬光大。

父亲晚年的时候十分酷爱麻将,他老人家宁可食无肉,也不可居无麻将。六年前,为了老人家天天有牌打,我特地买了两张全自动麻将机,开了一间家庭小棋牌室。

棋牌室开张后,每天麻将人员不需预约,大都吃过午饭后,自发的前来报到,而且自愿组合。大都是四个老者一桌,其中包括我父亲。四个老者牌风儒雅,谦谦有礼。其中有位面相如红面关公的老头很搞笑,他打麻将崇尚麻将书上的独家秘笈,盯对家、看上家、防下家,常常把自己搞的手忙脚乱,故屡战屡败。好在他身上有种越挫越勇的顽强拼搏精神,每天打麻将都是第一个前来报到。

另一桌是由四个五十来岁的中年妇女组成的,每次麻将开战之前,大都会来一番有如健身前的预热活动,大声唱歌者有之,打情骂俏者有之,尤其突出的是一个叫大美子的中年妇女,她每次前来麻将,都会把自己捯饬的分外清丝,头顶一头乌黑发亮的麻花卷,足蹬一双十公分高的恨天高,外配一条大摆裤,显得七分宛约、三分精明。麻将开战前,她定会来段搞笑的段子,荤素皆有,常常逗得几个姐妹们开怀大笑。好心情必定会带来好运气。所以,大美子的麻将大都会打的风生水起、游刃有余。

其实,大多数老年人打麻将只在乎过程,并不在乎结果。记得父亲病重的时候,曾硬撑着虚弱的身体来到麻将桌前,摸着心爱的麻将说,我打麻将不是为了输赢,只是想感受牌桌上的那种氛围,想多几个人陪我说说话。现在每次回想这些场景,我都会泪湿眼眶。

是啊!老人们打麻将何尝是为了那份输赢。我想,到了他们这把年纪的人,早已经把一切看的云淡风轻,他们更追求精神上有寄托,心灵上有慰藉,生活上能充实。

现如今,棋牌室已悄然成为小镇的又一大特色。大多老年人已经把国粹麻将视为晚年幸福生活的源泉。愿小镇棋牌能给老人们带来更多的轻松和乐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