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素丽:父母来我家

暑假伊始,母亲打电话说要来我家小住几天。父母去出嫁的闺女家做客,本是极平常的事情,可我出嫁近二十年来,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在我家留宿,之前连留家用饭都很少。 接到这个电话时,我正在街上做头发,片刻惊喜后,竟有点小小的忐忑,他们看到我凌乱的家后该...

可惜成了一个蹩脚的记者

一个朋友常常责问我:你为什么那么怕写文章,太懒了。他狠铁不成钢,语词激烈。我皱眉,无言。 问自己,我懒惰吗?我整天琢磨着把版面编好,把稿子写好,琢磨着出新出彩,算是编纂部里最不消停的人了。但是我不能否认,我确实没写出多少东西来。根源既因报纸...

聂长江:令人流连忘返的云台花园

欣闻广州云台花园装饰得非常美观,令人神往! 云台花园坐落在风景秀丽的广州市白云山入口处,位于白云山风景区南面的三台岭游览区内,它南临广园路,东接白云索道,因背依白云山的云台岭、园中又遍植中外四季名贵花卉而得名,是白云山风景区新景点之一,也是...

吴爱民:小镇棋牌室

我的家在江南一座小镇上,小镇拥有千年龙窑、树木博览、世外桃源、茶香慢城小镇、西村花鼓戏等特色,近十来年小镇又平添了一道靓丽的风景棋牌室。 小镇不大,但人口密集。由于镇上的人们在闲暇之余喜欢玩上几把,所以棋牌室如雨后春笋般的分布在各条大街小巷...

阿莲老师

阿莲老师,本名姓叶名莲,我认识她纯属一次偶然。 那是个初夏的夜晚,我因为一些烦乱,焦虑,忧伤,甚至乱七八糟的事情,在W县城的某个夜市排档把自己灌醉了。按我正常的酒量,五瓶冰爽的啤酒是难不倒我的,当我离开那家排档,顺着中心城区的霓虹灯漫无目的...

路三毛:旅途

人间最美四月天,而四月是繁花盛开的季节,在这个季节中,有一场旅行最为畅快淋漓。 旅行的最佳地点莫过于苏杭,西湖的美景在古代文人墨客的口中已经有很多的描绘,当然西湖也是爱情的诞生地,广为流传的当属许仙和白素贞在西湖相遇的爱情故事,较于这两种,...

五月

自打自由写作起,便见诸多杂志、新媒体以"母亲"为题征稿,我想,"母亲"这样的题材是宽泛的,写不完的。当然,岁月的长河中,总有与之相关的小事件令人印象深刻。 题记 记不得哪一年,在工作当中出现了一些令自己失意的事情,便索性告假回了趟老家,把心里的...

你的坚持,终将美好

能在地铁旁边有一个小房子,有一个对我好的爱人,有一份稳定的工作,买得起商场里的裙子,可以放开肚子吃火锅。 这是六年前一个住在300块钱出租屋里的女孩,阿妹的梦想。当时的我告诉她,这不叫梦想,哪有这么俗气的梦想。 六年后,在上海,如她所愿。 跟...

母亲的爱

我的母亲是个朴实的农村妇女,年轻的时候身材高大,相貌秀丽端庄,现在老了,因为常年生病卧床,身体有些虚胖,特别是这两年,愈发老得明显,脸上、身上的肉都在松弛下塌。母亲渐渐老去了,可她爱我的心却依然不变。 母亲没有文化,她的爱淳朴无华,就像那...

发布于 分类 散文随笔

盲人的幸福

坐在站里等车,带上耳麦,不时地看着周遭的事物。不过一会,来了一对盲人夫妇,手牵着手,慢慢的走到了我对面坐了下来。俩人都戴着黑色的墨镜,男的拿着根枯干的竹竿,女的手里拿着一代东西,等着车来,去向她们要去的地方。 男人摘下了眼镜,我偷偷的瞄了一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