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志华:乡里旧事之乡音吾解

以前农忙的季节,要叫田间干活的人们回来吃饭,通常站在撒门口喊喊就行。古庙宇的山门呈圆状,撒应作刹字更合适。出村往北再西拐,曾是村民去新墙老街的必经之路,站在高岸,即圆墈岨上,远眺是成片成片的农田,被一条蜿蜒的河堤围着,我们叫做垸子",一直可...

高高秋月照西河

这是青弋江边的古镇,也是我曾经教过十年书的地方。 西河,古称茶庵,位于芜、南、宣三地交界处,原为明初洪武年间百姓挑圩筑堤之居所,由于扼水运要道,南来北往客户商船络绎不绝,渐成繁华市面。至抗战前夕,镇上有各类作坊、馆堂、店铺近二百家。现遗存的...

东湖游记

苏公,我来了,只是迟到了九百余年而已。 如果真的可以穿越,我愿穿越到1062年的凤翔,与你疏浚饮凤池,引凤凰泉水注入,修成东湖,然后就像你与佛印、黄庭坚同游赤壁之水一样,我与你泛舟东湖之上。如果可以,我还想做你的苏小妹,或做你的贤夫人,即使华年...

种一朵心动于水墨,等你来遇见

我在洗薄的文字里,去了多远的远方?那一段茫然的初见,还在多远的天边? 多少誓言,早已凉薄,冥冥之中,对某人的一点心,却来不及更改,在记忆里纵横交错。 那些不远不近的守望,来不及变心,不喜欢热闹,纠缠着那一段不离不弃。 多少无瑕的美丽,还在人约...

发布于 分类 优美散文

若初见,温柔着岁月

一念,多少沧海桑田?有情,无情,情何处?真真,假假,永远,到底有多远?谁又担当得起? 一树温柔,还在岁月里若隐若现,人何处?年华何处?永恒与须臾,谁又能看得清,似乎,早已无觅处。 或许,没有走近,就不会走远。原地流连,经年悲喜,早已沉寂,...

发布于 分类 优美散文

阁楼上的小姐

秋,像一位住在阁楼上的小姐,一手执着锦帕,一手拈着及地的裙子,正从木质的楼梯上缓缓走来,我站在无人的角落里,瞥见一双绣花鞋从她的裙裾下露出了半只脑袋,是三寸金莲,便心生了涟漪,那步伐呀,轻轻柔柔的,似踩在了我的心尖上,一步一婀娜,一步一风情...

发布于 分类 优美散文

三月,盛开在他乡的芝兰飘香

三月,盛开在他乡的芝兰飘香 2013-3-2 我曾循着兰花飘香,踏进兵兰家园,赏心悦目的看兰花绽放:美了我的眼,醉了我的心;嗅着满园馨香,品着兰花雍容尔雅,像极了淡淡清香越发浓烈,钻进我的鼻孔,渗透在我的五脏六腑,我如醉酒一般醉在兵兰家园淡淡清...

小团圆在黑色的夜晚

于千万人之中,遇见你要遇见的人。于千万年之中,时间无涯的荒野里,没有早一步,也没有迟一步,遇上了也只能轻轻地说一句:哦,你也在这里吗? 我想大家对这句话再熟悉不过了。虽然无福得见爱玲先生说话的魅力,但是根据一些回忆录,爱玲先生常常有一些妙...

又是月季花开时

正是月季花开时,你却走了。带着对人世间的眷恋,带着对孩子们的遗憾,永远离开了我们,离开了这个孕育着你梦想的地方。 似乎是在昨天,你还捧着那红艳艳的月季花,你说你爱它的美,爱它的香,更爱它的坚强。随便剪下一枝,随便一把泥土,月季花便能生长,便...

一天

今天可真倒霉。 早上做完份内的事,想今天最重要的工作是补充休息。被子都铺好了,电话响了。 领导告诉我:你那位美女朋友的爸爸去世了。 什么天,什么路,什么事; 整装待发,为了奔丧,我的心里怨声载道。 关键我讨厌那种环境,不想触...

发布于 分类 优美散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