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磨砺中不断成长

2010年6月的最后一天,是值得高兴和记忆的一天。这一天,一个期盼已久的消息终于来到,威马动力企业形象宣传,客户认可啦!——题记回首,那是一个冷清的上午,门市的大门依旧敞开着,门口来来往往的行人却难见踪迹,就在这无声无息的瞬间,一个衣着整齐的小...

发布于 分类 优美散文

云烟水榭,只为初心

风为信,花为媒,陌上烟火遇见了谁。一朝桃花雨,一朝梨花雪,经年一梦别过了谁。偷来三月的花,寻来四月的雨,往事千番味,忘情湖里只影无对,云水榭里横笛落花飞,捻来一笔前尘,念来无所依依。怎个月明?怎个无意?怎个来了又去?往事在门里。 如若还来得及...

倚在时光寂深处,做个安静如莲的女子

闲暇时光,习惯独坐在书房里,或静静聆听一首曲,或细细品读一卷书,或慢慢梳理一段过往在生命的每个段落,我都努力感受自己灵魂的回声,用文字堆砌一座方城,怀一份安暖的心情,走过云淡风轻。 因为爱极了徐志摩的那句: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,恰似一朵水莲...

发布于 分类 优美散文

游曳迷烟,谁许我以半世忘忧

北风劲吹,叶动尘舞,细曲指寻思,右手年华倒带的记忆,任凭感觉铺天盖地。我脆弱的眼眸望着苍白的天空,伤寒且无力。不可名状的沉重纠结在一起,手轻抚飘起缕缕长发,一如散场的烟花。雪落无声,鸟去无影,心净则安之若素。 伫立在街角,看人来人来,车辆...

发布于 分类 情感散文

盲人的幸福

坐在站里等车,带上耳麦,不时地看着周遭的事物。不过一会,来了一对盲人夫妇,手牵着手,慢慢的走到了我对面坐了下来。俩人都戴着黑色的墨镜,男的拿着根枯干的竹竿,女的手里拿着一代东西,等着车来,去向她们要去的地方。 男人摘下了眼镜,我偷偷的瞄了一...

用一片花落的时间,观生望死

这几日,心里发闷,总似有无尽的感怀不能言明。 家里养的花,死去了。一片一片的花瓣还假意咬牙挺立枝头,只是轻轻一触碰,它们便咕咕咚咚落了一地。一时愕然,看着它们红艳艳的铺了一地,想要轻抚的手,触电般定格在了凝固的空气里,变得进退无路,不知所...

发布于 分类 优美散文

陪伴,是最深情的告白

时光,不声不响,在生命的脉络里寂寞穿行;岁月,无惊无扰,于光洁的额角刻上一褶一皱。四月遁隐而去,五月迎面萦怀,我端坐于季节之水湄,看花开花谢,观潮来汐往,赏云舒云卷,感爱之深情之浓。 每一天,醒来,都是这般美好,因为有你殷殷的问候与祝福;每一...

月色倾城

我真是一个心思极细极窄之人,就因一个不吉的梦,都让我心神不可安宁,这也许是多数女子的通病吧!深夜里都在甜睡着,我可能该和谁对话呢? 也只有窗外的那一弯月儿陪我了。她虽然不言不语,看她那淡淡光辉,盈盈照来,似乎感受到她对我此刻心思的理解了,如此...

无悔的情怀

襄河水日夜流淌,见证着多少名人轶事。 全椒襄河北岸探花地是《儒林外史》作者吴敬梓故居。隔河相望的对面城郊走马岗是闻名遐迩的吴敬梓纪念馆,明清风格,雕梁画栋、飞檐翘角,既有南方园林之秀,又有北方古建之雄。 纪念馆往南,经过两旁供人休闲的风景绿...

地方民俗|鲍吉林:跪灵棚

家族结识鲍金铎老师,还是因我而起。当年公社举办中学生运动会,我力挫中心校和各校的选手,两项短跑成绩都名列前茅。看到榜上裁判老师签名居然有一位也姓鲍,回去就告诉了家人,我家姓氏冷僻,偶遇到一家,便觉格外亲切。没想到这位老师竟找到我,且又到我家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