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川散记(组章)

1 黄四娘家树篱小院的南瓜花,与满山的蝉声一起盛开。 明晃晃的阳光笼罩着一树黄桷兰的暗香,每一片泛光的树叶都是蝴蝶的翅膀。 我在高大浓密的柚子树下独坐,看山、听蝉,迎来黛青色黄昏。 一弯泉溪从山涧牵来潺潺的月光,将夜色洗得那么明亮。 走散了...

四月,花月正春风

四月,烟火如常,也非如常;四月,惜君如常,也非如常。因为,时光总会让深刻的东西往更深处走,总会让日子并非一成不变,总会有意料之外的惊艳与收获跌宕着人生的故事。 问君何以往,白云深深处,高山如画,流水如歌,花月正春风。 四月,我没有刻意爱上你...

浅浅的秋,深深的念

秋天,是一个收获的季节,带着期盼,带着美好。有爱,也有恋。 秋,在一个雨落的日子,悄悄地来了。来得那么突然,昨天还热浪如火,炽热熏烤着万物。今晨,一场秋雨飘然而至。清新,凉爽,惬意。 我盼秋,秋到。我念秋,秋来。我盼这个季节的风柔,我念这个...

热流

仲夏。天漏了。瓢泼似的暴雨没日没夜地往下倾泻。那条温顺如老黄牛的大河性格蓦然暴躁起来。连享誉上百年的铁铸圩也禁不住颤抖了,打着旋涡奔腾的洪水大有卷堤而去之势。县委、县政府紧急动员,抽调县直机关全体青壮年十万火急赶赴抗洪最前线。 县委办公室秘...

一盏流星愿

我在一片沉寂中悄然前行­ 四周依旧是那么的冷清­ 也许一直都是自己在涉足着这陌生的路迹­ 在望不到边境的迷雾中­ 我独自一人荒张的摸索着­ 怅然间我开始学会 带着一颗小小的心在踽踽前行­ 张开双臂 用心去感受这未知的世界­ 只是眼前却异常的漆黑­ ...

玻璃窗上的“冰霜画儿”

冬季的一个早晨,我起床起晚了。睁开眼睛一看,天已经大亮了。我起床后,推开门一看,门外的大地上,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大雪。无奈,我开始了清扫积雪的劳动。 邻居家的两个孩子,也跑来帮我扫雪,我自然是感激不尽,寒暄再三;我们三个人,一边扫着雪,一边...

西藏之旅,梦在延伸...

序:天上的西藏,是阿妈的胸膛,养育生命的天堂。 天上的西藏,神奇的地方,通向神奇的天堂,我在神奇的光芒里想像。 或许,在更早的时候,我去过西藏。那个对我来说一直心神向往的地方。或许,在最初向往一个地方的时候,我去过西藏。 那个一直能够...

忘夜歌,我只笑将流年淡

忘夜歌,我只笑将流年淡 夏夜踏着雨季萧索的声响依稀尾随到万家灯火阑珊处,隔着薄纱在窗外的蔷薇花里浅唱,拈花笑作眉间物,白衣染尘,犹那画中墨水湛成一夜华彩,似繁花簇锦,猝然散开在心底。 岁月染红的薄暮的妆彩,似又化作多少年来悠扬的渔歌唱晚...

发布于 分类 优美散文

贾平凹:在上帝和蚂蚁之间

有个网友悄悄问我,大致就是问我对人生的看法一类的,好象是自己遇着些苦恼。既然你这么相信我,那我就胡乱说几句,也说不大好啊。 对人生我确实不是很乐观。总体上我感觉,人生苦难得很,但是你总不能成天愁眉苦脸的。我当年第二个孩子出生的时候,我就不主...